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刚-《上海堡垒》与《漂泊地球》的距离,便是江南与刘慈欣的距离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188 次

《流浪 地球 》在今年春节档上映期间,“科幻元年”的概念随着这部电影拿下45亿票房成功打响,并且带给大众无尽的期待。元年之后是哪一年,中国科幻的概念与作品是否就此立住,并且拥有硬钢好莱坞科幻作品的能力?等了半年,大家等来了《上海 堡垒 》,它能提供参考答案之一。

《上海堡垒》讲述的是一个地球人保家卫国的科幻故事:为了抵御 外星人 入侵抢劫可再生能源,人类在极大城市里构建了泡式防御堡垒,随着外星人的各个击破,最后的堡垒落在了中国上海。鹿晗饰演的江洋和舒淇饰演的女指挥官林澜成为抗敌中坚。他们最后殒身不恤,击退了外星人的入侵,保卫了上海刚-《上海堡垒》与《漂泊地球》的距离,便是江南与刘慈欣的距离、保卫了中国,保卫了地球。

《上海堡垒》有相对完整的好莱坞经典叙事结构:一个不自信但身怀绝技的主角,一只虽然规模很小但功能明确的攻坚团队,一种面孔模糊但强大的外星力量,以及岌岌可危的人类防御体系。正邪双方从一开始的目标就非常明确:地球人要打退外星人,保卫地刚-《上海堡垒》与《漂泊地球》的距离,便是江南与刘慈欣的距离球;外星人要攻击地球,拿到能源。而整个保卫过程附着在主角们的情感线上:鹿晗与舒淇,明显的姐弟恋,一双想伸而不敢触摸的手,一条编辑了又没有发出的短信,一次欲言又止的表白,以及一种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的遗憾。

作为一部科幻电影,电影也有不错的视效水平:从外星人大规模入侵的枪战、无人机群攻击外星母舰、黄浦江边升起的上海大炮,以及最后阶段的上海陷落,都是值得称道的画面。在片尾长长的字幕表里,我们看到了中、韩等多个国家的工作者名单,导演滕华涛从一位爱情电影导演转身执导科幻电影,这种辛苦与努力可想而知。

不过,这部科幻电影最大的问题并不在视效层面,甚至不在大家担心的表演层面——很多人怀疑鹿晗与舒淇冗长的感情线会不会太违和,与原著相比是否存在代入感不够的问题,但在电影中其实并没有那么明显。两位的表演算不上出彩,但基本完成了戏剧任务。鹿晗甚至要比在《盗墓笔记》等作品里的表现要圆熟一些。

《上海堡垒》最大的问题是:缺乏一部科幻作品必要的高概念深度与想象力。这是一部科幻电影最为重要的卖点,也是这部电影最大的短板。我们不妨用拿到好科幻电影盖章的《流浪地球》作为比较:

很多人在评论《流浪地球》的时候,着力点在于视效视觉、家国情怀层面,觉得这些刚-《上海堡垒》与《漂泊地球》的距离,便是江南与刘慈欣的距离助力其拿下国产电影票房亚军,却忽略了它背后有一个非常新颖、脑洞特大的科幻概念:带着地球去流浪。《流浪地球》表面上看是吴京、郭帆、北京文化这些国产电影从业者的努力突围,但其实背后站着一个世界级科幻大师——这个大师是被雨果奖认证过,并且还有《三体》系列这样鸿篇巨制吸引国内外超级粉丝压轴作品的刘慈欣。《流浪地球》在 刘慈欣 的作品序列里虽然只是一个短篇,但它迸发出来的想象力是一脉相承的。如果这是一座高塔,那个kill底座就是刘慈欣被全世界认可的硬科幻想象力。

“带着地球去流浪”,“乡村教师拯救世界”,“黑暗森林法则的宇宙运用”,这些每一个都是可以让科幻迷津津乐道的高概念,当他们被影像化之后,观众在获得视觉层面享受的同时,也受到了思想观念层面的冲击与洗礼,仿佛进入一场人间梦幻。《地心引力》《火星救援》《星际穿越》,甚至早年的《科洛佛档案》《少数派报告》等科幻电影,无不达到了这种效果。所以,当我们说拍科幻就是拍未来,未来比拼的不是技术,首先是面向未来、面向科技的想象力。

从这个维度分析,《上海堡垒》的世界观设定就太粗糙了。地球人反击外星人侵略,外星人没有智慧层面的优越性,地球人也没有展示人性、科技层面的创造力,与德州农场主拿枪抗击狼群毫无二致。尤其是重大危机的最后解决层面:随着一尊粗暴的大炮浮出黄浦江面,一位笨拙的军官操纵且把敌人一炮打飞,这个故事就宣告结束了。

电影的其他的细节全部是无人机和机械兽的肉搏,这种设定很难吸引现在的观众产生共鸣。如果不是鹿晗饰演的江阳拼死一搏,整部电影在概念设定方面仿佛是上世纪九十年代——它甚至不如《独立日》过瘾,不如《第九区》更有反思价值。春节档的《阿丽塔》虽然故事幼稚,但它至少还有一个看似高深的反乌托邦的内核。《上海堡垒》放弃了任何一丝在科幻层面思考的努力,真的做成了一部打怪电影。

中国科幻,任重道远。科幻电影题材对于中国电影的难度真的不在视觉,而在于想象力及其落地。江南可以写出面向过去叙事的架空大作《九州缥缈录》,可以成为中国最畅销书作家,但这部《上海堡垒》在科幻界是排不上号的,期待这样一部原作改编来扛起科幻电影第二 落点 、《流浪地球》之后新的标杆,显然是过于乐观了。尤其是江南作为原作者来做编剧,它受到的想象力限制就更为明显。

我们要对滕华涛、鹿晗、舒淇的表演给予肯定,但这样的肯定更多是鼓励而非奖励:在我们拿到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科幻高概念之前,拍得很努力也是匠气过剩的产品。《上海堡垒》是中国科幻电影的第二个落点,我们不知道这个落点究竟是高是低,是不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部,但必须要相信:科幻电影要面向世界的,只做中国的不错的科幻电影,显然还不够。